□周雲
  在歷屆世界杯主題歌中,我最喜歡的莫過於1998年的那首《生命之杯》,不僅是由於其動感十足、酣暢淋漓的曲風,更是因為歌名。沒錯,世界杯就是一個大杯子,其中盛了太多的東西,除了足球本身,還有生命、青春、記憶、情感、歡樂、淚水,太多太多,不一而足。又或者說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世界杯,每個人都從中品嘗到不同的滋味。
  毫無疑問,這個大杯子,首先是關於足球的杯子。我個人覺得,時下世界杯曾經的“展示世界先進技戰術潮流”的功能已經弱化,這個更多的是在歐洲戰場體現,比如英超、西甲、德甲以及歐冠等等。在博斯曼法案之後,資本巨頭可以像打CS一樣,根據戰術需要購買球員,從而以完整的陣容完美地演繹足球理念和戰術。而在國家隊層面,則由於人員、資金、時間的相對欠缺,反而不如俱樂部,尤其是豪門俱樂部。
  由此,世界杯更像是個大舞臺,是由一個各路名角前來捧場的為期一個月的堂會。球星永遠是主角,在未來的一個月中,一眾球星將相繼登場獻藝,上演一幕幕大戲。老將寶刀不老,大將如日中天,新人咄咄逼人。謝幕之際,有人得意,有人悲情。更會有那無名小輩,一戰成名,在賽事結束或者成為巨星,如傳說是朱元璋後代的里貝利;或者成為流星,如遙遠年代的斯基拉奇。無論勝利,無論失敗,他們都是優秀的演員。他們出演正劇、悲劇、喜劇。足球如戲,戲如人生,在曲終人散之際,又不知有幾個能像周星星那麼淡定地說一句:我只是一個演員。對於這樣一個每四年才有一次,名角雲集,劇情永遠未知的盛會,真球迷固然不會錯過,偽球迷、非球迷也為其魅力吸引,置身其中,難以自拔。
  世界杯,又是一個關於記憶的杯子。我已經觀看了九屆世界杯,準確地說,第一次是用收音機聽世界杯,此後又經歷了從黑白電視機到彩色電視機再到網絡視頻的升級換代。每一屆世界杯,我都會不由自主地開啟通往幽暗回憶的門,我的童年、我的青春,在一屆又一屆的世界杯的來來往往中,不知不覺都已經成為過去式。如今,空洞的眼神,唏噓的胡碴子,無一都不在暴露我已經不可阻擋地成了一名資深中年。
  那些年陪我看世界杯的人到哪裡去了呢?我的父兄、我的小伙伴、還有跟我一起走過人生某一段路程的女性。有些人我還在聯繫,有的人還在我的生活中,但有些人已經永遠不在了,更多的則是不知下落。還有許許多多的個人經歷和情感,有些跟足球和世界杯有關,有些則沒有什麼關係,但都被世界杯刻上了時間的標簽:那一件事情是在那一屆世界杯期間發生的,或者是世界杯那一年發生的。這些事情平時都在記憶的角落沉睡,但每一次世界杯,又會被重新被喚醒,無論曾經是歡樂的還是悲傷的,一旦成為記憶,都是美好的。感謝世界杯喚醒記憶,能夠讓我重溫這些往事,讓我能夠在記憶中體會美好。
  世界杯,就像一首老歌,總讓我想起與這首歌相關聯的舊日時光。在現實日漸平靜的生活中,給我帶來一點激動,一點惆悵,當然,還有一點期望,如同我有時期望,在大街的轉彎處,遇到早已杳無音信的老情人。(作者是華南理工大學教授)編輯:楊日  (原標題:世界杯這個大杯子)
創作者介紹

多倫多

qo65qodc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